柒月·懒得更文的兔子·燚

神经病一只。。。
喻黄一生推。。。
更文极慢。。。

孤独的路途

孤独一直跟随着我。

有人说,孤独是声波不同的鲸鱼,是无法飞翔的鸟,是即使你死了,也没有人会记住你。

朴树唱到:这是个旅途
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
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
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

这很孤独。

令人害怕的孤独。

在大人的眼中,我是个奇怪的孩子,不懂得说话的艺术,不懂事,还作风诡异。

无论我解释多少次。

我依旧孤独。

他们说,少年哪来孤独。

我却知道,我的孤独。

上学,放学,考试,放假……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没有人倾听我的声音,没有人理解我的梦想。

这就是孤独。

它不需要岁月的沉淀,不需要时间的考验。

只是需要一个人,一个梦,却没有人倾听的旅途。

这个旅途漫漫...

2017-07-02

© 柒月·懒得更文的兔子·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