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长大的,总会的

存档【一】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

【一】

青藏高原的天空蓝得让人想哭。

青年抬起头仰望着它,冷风将他的头发吹起。

青年长得很漂亮,偏阴柔的相貌使得他有一种独特的气质。他穿着黑色的羽绒服,头发染成了银色,齐肩的长度。又是一阵风吹来,略微掀起青年黑色的羽绒服,露出里面绣有复古图案的黑色呢衣。

红色的围巾在风中飘荡,青年静静地站在雪地之上。

对面的雪山三年前发生过一场雪崩,死伤惨重,而他师兄庄希尧的生命也终止于此。

那一场雪崩并不是自然灾害,而是一个犯罪集团导演的一场戏。他和他师兄是国安局的特警,一直从帝都追到西藏,追回一处古墓里出土的珍贵文物。

可是中途出了事,那个犯罪集团劫持了一个人质,庄希尧在与劫持者谈判时失足跌...

孤独的路途

孤独一直跟随着我。

有人说,孤独是声波不同的鲸鱼,是无法飞翔的鸟,是即使你死了,也没有人会记住你。

朴树唱到:这是个旅途
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
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
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

这很孤独。

令人害怕的孤独。

在大人的眼中,我是个奇怪的孩子,不懂得说话的艺术,不懂事,还作风诡异。

无论我解释多少次。

我依旧孤独。

他们说,少年哪来孤独。

我却知道,我的孤独。

上学,放学,考试,放假……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没有人倾听我的声音,没有人理解我的梦想。

这就是孤独。

它不需要岁月的沉淀,不需要时间的考验。

只是需要一个人,一个梦,却没有人倾听的旅途。

这个旅途漫漫...

© 八裔仲尼 | Powered by LOFTER